任飞雨 发表于12-12-11 09:43:30

房之事 最近比较烦   文责:任飞雨         中年危机了,还是怎么了呢?怎么会烦心起房事来了呢?年纪大了,日益衰退乃至疲软,好像金融海啸以后的全球经济恢复乏力,或者持续低迷的中国股市一蹶不振,其实是很自然的事嘛,自然到了自然规律的程度,发生、发展、高潮、灭亡,谁能抗拒规律呢?概莫能外,无一幸免,说起来倒跟世界末日差不多,人人都有个世界,而人人的世界都有末日,只是人人那个末日,到底是同一天还是各有那么一天,这就大有差别了。       世界末日是有的,对每一个人来说,都是如此,这么一想,就会人人释然,不如何恐慌了,对吧?不过我要说的房事,并非自然规律的范畴,跟身体状况貌似无关,就是房子这件事而已,标题党做久了,难免会有后遗症,总要在命题上搞个小暧昧,看起来重口味,当然也不是小清新,还是谈个民生议题吧,咱好歹公共知识分子,虽然这民生议题不过是我自己的生活话题,但我就是老百姓,所以还是百姓话题,就是这么有社会意义,谁说我不是公知我跟谁急,你信不信?不知道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了。       房地产调控两年多了,我其实是很纠结的,作为有房一族,到底是盼房价下跌还是上涨呢?下跌呢,貌似是很多所谓“刚需”的心理期待,也符合舆论导向、网络民意和调控目标,谁不盼下跌,就好像站到了民意的对立面上。上涨呢,自家的房子倒是升值了,但毕竟是自住的,又不能卖了变现,卖了以后要是再涨大约我也要回到“刚需”一族里,变成买不起房子了,更悲催的是,我已人到中年,没有青春可以作为赌注,本来是该稳稳当当过安生日子的,怎么忍让娇妻幼子重回颠沛流离无房可依的岁月呢?       思来想去,涨涨跌跌,于我何加焉?今年官方说是房价趋稳,甚至稳中有降,实际情况是涨了,我所住的那二居,市值又增加几十万,三百个都不止了,纸上富贵,账面价值,我懂这个道理,所以也没在意。甚至都没在自我编制的“个人资产负债表”上进行账务调整,调整了又如何呢,不能变现的资产是无效资产,资产增值也改善不了财务状况,换不来豆浆油条大米白面甚至土豆白菜,我房再值钱我也是城市贫民,假如我没个体面工作的话。是这概念吧?       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房价上涨真的难到我了。出差在外的我,忽然接到母亲的电话,说是要买房子。事情的缘起是我老爹偶受风寒,大约是今冬来得过早未及时增加衣物所致。人年纪一大,难免身体不复当年硬朗,老父亲腰胯受凉,竟而一条腿着地即疼痛难忍,平日要强甚至“耍帅”的他虽经医药还是半月不能下床,月余不曾出门了,五层楼对于腿脚不便的老年人而言,却是个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了。说起来,买个楼层低些的父母养老房,对于我来说,绝对也算“刚需”了。       问题是,不改变父母习惯了的生活方式,在周边买个小一居,在房价居高不下的今天,也是个奢侈消费:5万多一平米……       呵呵。豁出去了。积谷防饥,养儿防老。古之训也。勉之勉之!  

丽俪 发表于12-12-11 23:58:26

[img]http://image.club.sohu.com/indeximages/cf/d228128a140792a421ad53e174acfbcf.gif[/img]SF~

丽俪 发表于12-12-11 23:59:47

谢谢来帖,问好~

任飞雨 发表于12-12-12 09:22:34

很久未见,相互窜个门~

丽俪 发表于12-12-14 23:29:26

忙碌和疲惫,没了写帖的欲望,便没再窜版,待有帖时一定回拜:)

丽俪 发表于12-12-14 23:30:35

你这帖还真是个标题党:)

丽俪 发表于12-12-14 23:34:01

人到中年,没有青春可以作为赌注…… ——我不这么看,中年,是青春的尾巴,抓紧了还能火一下:)

页: [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