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鳞之云彩 发表于12-12-27 15:15:57

难得一个无需加班的周末,打开邮箱看一下朋友们都在关注些什么话题。一封朋友的邮件着实吸引住了眼球,邮件的内容如标题,其中的内容这些年不绝于耳,却又行为更甚。求证之后感觉既然反映的是现实问题,涉及到上亿投资者的财富利益,又何需遮遮掩掩,为这类社会大盗藏污遮羞。 《哥几个,给看看这类帖子能不能公开发出去? 上周末,小三喊我去看二子,电话里说二子半月前被确诊患了胰腺癌,住院治疗半个月就花光了医保上的几年积攒,不得已还赎回了被套了几年的证券基金,虽有大病医保却无力支付高额垫付费用。 二子、小三都是我的儿时发小,二子爱打抱不平,一直是我和小三的保护神,为此,哥仨还偷着拜见了关公老人家,并在老人家神像前跪拜结为了异性兄弟,成为了儿时的最好朋友。后来小三上了大学,当了干部,我和二子也都进了国企做工。二子有事岂能不管,为此,向夫人申请了一千元的特别费用。 搭着小三的车我们直奔了医院。到了医院后被告知二子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养病了。于是哥俩又奔了儿子的家。进门就听弟妹抱怨“穷人真是得不起病,大病医保要申请,要垫付大把的钱,哪里去借?” 哥俩安抚了二子、弟妹几句,我把带来的一千元放到了二子的床边,小三不含糊的送上了一万大数。虽说这钱不够治病的,也还可以充做垫付资金。不忍再看弟妹的眼泪,哥俩道别回到了车上。 上车之后,小三还要去看一位老同学,同学一场我也就一同去了。 进了朱漆大门的独院别墅,哥俩第一个需要拜见的是院里锁着铁链子的四眼藏獒,门神一般的块头威风十足,双目紧扣着哥俩,这架势就告诉你是熟人你要有礼貌,生面孔要表现得敬畏三分,否则,绝不通融,喷你几炮无需商量。 拜见了门神之后,哥俩才进了正堂,这位大号早已不记得了,只是从小这位就长了张大婶的脸,少小老成,同学们也就顺着起了个“大婶”的绰号。 进的门后“大婶”并没有招呼我们,仍在测角的厨房内忙着做事,近前一看这位正在忙着切牛肉,小三不见外,忙说:“别忙了,仨人能吃多少;”大婶忙说:“这是门神的上午饭;”(还真叫门神)。仔细看去灶台上放着一大盆像是买来不久的酱牛肉,足有十几斤,切好的牛肉装满了一小盆。大婶边装盆边说:“门神一天要吃两斤牛肉,五斤牛奶,两个鸡蛋,这是保持毛色油亮的基本伙食;”一天的伙食要上百元那,我羞涩的回到正堂找地方坐下了。 招呼完门神,这位大婶开始招呼我们了,小熊猫香烟、进口饮料、糖果什么的罢了一茶几。不同阶级共同语言也自然侃不出多少。还是小三见世面,话匣子总是封不住。中午时分大婶叫来了一桌外卖,顺出了一瓶五粮液。小三问:“伯父伯母呢?”“他们不在这里住”大婶将一瓶五粮液一分为三。 从没与阔少们同桌把酒,少言寡语的蹭了一顿上等酒宴。酒足饭饱之后小三不见外的道别了大婶。 在回来的车上小三介绍起了这位大婶家的发迹史。“大婶的老爹挺有本事,原来在财政局工作,后来因为鬼点子太多怕出事,单位就让他管行政,没什么油水。不知道怎么运作的,这位就到了证监局,不久,还当上了主管业务的主任科员。没几年这位就搞定了几家公司上市。知道上市一家有多少油水吗?”“不知道;”“五百到一千万,根据融资多少,超募更赚钱,最大的能上亿,按比例提取上市费用;”“听说这些上市费用不都是券商的进项吗?”“券商的另算,地方推不动的还有社会上的中介帮着做,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或者是家里面的,近亲属之类的人物,上面大都给面子,成功率不低。地方的收入很少进账,主办人员能提两成左右,其它的就不便多说了;” 难怪这些年股市超募的问题如此严重,而且超募十倍八倍都没人管,最多罚个一两百万,原来如此。

冲浪988 发表于12-12-31 17:15:53

以美方为首的西方国家持有大量国企原始股,自认他们有话语权,因此他们以此来要挟中国政府分红,从而诱惑政府搞股权分置改革,让中方有话语权。这样一来外资原始股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从中国股市拿走大量财富。。。中国为了要活语权而踏着两亿中国股民的尸体进行股改,无语啊!!!!难道说这就是中国智囊团做的人事吗???心痛啊

冲浪988 发表于12-12-31 17:27:14

自从股改一来,亿万中国股民的数万亿财富被蒸发,而见不得光的干股,大小非,外资原始股在证会的保护下一夜暴富,赚了个锅满盆满。 二十年的高价不全流通IPO,一级市场股民最高只有千分之三的中签率,而千分之九百九十七的股票份额则被权贵控制的机构吃掉,高价IPO一到二级市场,不知真相的愚昧股民谁买谁被套,二十年的时间一代又一代中国股民被害死,其财富又何止数万亿被骗走。 近期新股发不出去又开始让企业搞天量再融资,不顾市场死活,圈钱贼心不改,真是树闯猪上了。 亿万个股民亿万个家庭倾家荡产,而极少数人一夜暴富,中国股市游戏的制定者还有点良心吗?这一切的一切高层就看不到闻不到吗?还是有意为之???

页: [1]